>>首 页>> 道德模范

他已为珠海培养教官100多名记“全国优秀人民警察”李辉

时间:2017-06-02

  文/何锬坡

  图/吴长赋

  在过去10多年,他在警察训练领域筚路蓝缕,走在全省乃至全国前列,多次创造性发明各类培训方法,让这些创意给其他兄弟公安机关带来启发。10多年后,他的努力换来回报。5月19日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的全国公安系统英雄模范立功集体表彰大会上,他获得了“全国优秀人民警察”的荣誉称号。

  珠海枪械训练的领头羊

  和不少人从事警察时有在一线浴血拼搏,与犯罪歹徒斗智斗勇的梦想不同。2002年,李辉在香港取得枪械及战术教官资格时,香港同行问他,你的理想是什么?他回答,我想做全国最好的警务教官。

  过去的10多年,李辉一直在警训支队从事警务技战术教学工作,是珠海公安枪械训练的领头羊。李辉也是从事这一行才体会到,教别人打枪一点也不比自己学会打枪容易。随着国内社会经济发展,警察的执法环境也在不断变化。教学的方法和观念如果不能及时的适应形势变化就会形成教学与实战的脱节。

  多年来,作为老师的李辉并不只是在象牙塔里埋头苦干,他密切注视着国内警察执法环境要求的变化,并以“春江水暖鸭先知”的敏锐创新性提出了多项全国领先的训练模式。李辉介绍,早期警察的枪击训练是以打得准为主。打得越准证明水平越高。那时的训练都是以静态靶为主。“后来我去了香港,见识了移动靶,那时就意识到我们的训练不能只是打靶,真实的执法环境,警察更多的是近距离移动射击。以远距离静态靶训练为主的理念已经过时了。”

  作为教官的李辉深知,困扰一线警员的问题并不仅仅是打不打得准,而更多的是,什么时候应该开枪。国内舆论环境的变化,让警员执法成为社会公众关注的焦点,开枪时机把握不好,很容易引爆舆情,也意味着一线民警面临更大压力。

  早在2006年,李辉就开始思考,如何创造一个训练一线警员开枪合法性的实战项目。李辉和团队其他成员经过思考,设计了一个密室训练法。让民警单独进入一个密室,面对一个屏幕,屏幕上会播放事先拍摄好的执法场景,如抢劫、绑架等。警员以枪械面对场景时,自行把握开枪时机。训练结束后,再由教官来点评。

  这个创意看起来简单,实际却面临多重困难,首先为了贴近实战,李辉坚持使用真枪真弹。这就带来一个问题,在密室环境中,子弹打出很容易出现跳弹,伤及民警。这就要求场馆建设使用特殊材料,防止跳弹。另外一个是系统感应,电脑系统必须对民警枪击的时间和位置非常精确的感应。第三个是拍摄,事先拍摄好的训练片,必须有正确的角度,特别是涉及到判断是否能开枪的关键动作细节时,拍摄必须非常清晰,如果角度或焦距不对,看不清楚,造成无法判断,就没有训练效果。

  “全国其他城市的公安机关也都想到过这种方法,不过面对上述困难时都没能很好地解决,有的城市电脑系统招标时,连续流标。测试时警察打的是头部,电脑判断是颈部,有的开枪是第5秒,电脑有误差,判断是第4秒。须知警察开枪合法与否就在分秒须臾之间,电脑系统精度跟不上,就没办法训练。还有的城市因为教官没有拍片经验,关键点清晰度不够,造成无法判断。”

  李辉和团队成员克服重重难关最终成功设计了这套训练体系,让民警真枪实弹上场进行着各种实战。“经过了这个训练项目,我们达到的目的是让民警执法时不但打得准,而且能合法开枪,敢于开枪。”

  目前,深圳、上海等地公安机关都对这套系统发生了兴趣,先后来参观学习,并要带回推广。经过李辉团队的努力,珠海是全国唯一一家坚持全警队密室真枪实弹训练的公安机关。

  在争议中上场的移动靶场

  与独创的密室训练法不同,由李辉主导、全国首创的移动靶场训练项目在上马之初曾遭到不少质疑之声。李辉不但密切关注着警察的执法环境,同样关注警察的工作状态。近年来,随着民众对警务工作的期望值越来越高,一线警员的工作强度逐年攀升,不少警员处于超负荷运转状态。工作忙,没时间训练成为普遍现象。

  对于一位派出所民警而言,要抽出半天时间训练,是十分奢侈的事情。这个现象引起了李辉的关注。他再次创造性地提出了碎片化的学习模式。能不能有一种轻便的移动训练平台,让民警有10分钟都可以训练?“拳不离手,长期没开过枪的民警一旦遇到突然事件,如何保证他有足够能力应对?”

  李辉和同事把一辆集装箱车改装成了移动靶场,车内设有两个靶位,可供两人同时训练。但这个想法推出,即有质疑之声:车内搞训练,安全性能否保证?这种方式是否有效?为了保证安全性,李辉利用自己在密室训练项目中的安全验收经验,经过了严格测试。移动靶场推出后,在市公安局机关及各分局进行测试,获得了广泛欢迎。

  “我从外面执勤回来10分钟就能做一个训练,非常方便。”一位派出所民警介绍说。据悉,2016年,移动靶场设立后,民警的训练量骤然攀升,仅半年时间,就有上千位机关警力进行了枪击训练。

  全国最早的警务谈判人员之一

  李辉是国内最早从事警务谈判研究的人员之一。在2002年以前,内地公安机关对劫持人质等案件仍然秉承着武力解决为主的思路,对警务谈判研究不多。2006年,国内曾出现过几次武力解救失败的情况。警务谈判由此获得了警界的广泛关注。当时,国内尚没有关于警务谈判的教材。李辉依据经验编写了《劫持人质事件谈判实务》及配套光盘,由公安部群众出版社出版发行,成为国内训练教材和实战指导书。

  在广东省“十五”哲学社会科学规划课题“广东绑架犯罪问题研究”项目中,李辉负责撰写了“对峙状态的人质解救策略”一章的编写,被评为省级优秀奖。由于珠海在警务谈判工作中走在前列,李辉将学自国外和香港的先进经验,大力输出到珠三角其他城市的公安机关,先后为广州公安局培训谈判员96名,为原番禺公安分局培训谈判员100多名,为韶关市公安局培训谈判员200多名。这批谈判员都是所在公安局的第一批谈判员。身具丰富经验的李辉身体力行,先后出警40多次,直接或间接解救企图自杀者20多人。

  珠海“教官中的教官”

  李辉是教官,同时也是教官培训班的负责人,从2006年开始,他先后在珠海举办多期实战培训班,至今已为珠海培养教官100多名。李辉像一棵榕树,不断生根发芽,让越来越多的教官,将各类的战术理念源源不断输送到一线。这个一线,并不只是在珠海。

  因为丰富的经验,李辉受到多地市公安机关的青睐,曾为大连、常州、苏州、揭阳等地培养教官,2015年应邀到新疆昌吉市,为当地培养教官。作为珠海警界的代表,李辉再次将珠海经验输送到全国。

  10多年的教官生涯,李辉对自己的定位也逐渐清晰。做一线警员的技术保障者,让他们不断提升为民服务的能力。“这就是我们为民服务的一种方式。隐身幕后,但我们的辛苦和付出,能在同事们为民服务中体现。”

  10多年后,回忆起当年自己在香港面对声称要做中国最好教官的一幕,李辉却想纠正自己的说法,他说自己的职责并不仅仅是做好自己,应该为中国警界培养更多、更好的实战教官、警员。